大唐第一全能纨绔

第296章 刺客,重生

类别:穿越架空 作者:样样稀松 本章:第296章 刺客,重生

杜正伦离开时,脑袋还是昏昏的。

酒精的作用是其一,更多的则是对徐齐霖如此痛快地让出官职。难道是因为年纪还小,贪玩怕累,这么乐意地让自己分担,或者说是分权?

当然,这也印证了他的猜测。对于自己的任命,徐齐霖确实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没有朝廷的允许,一个刺史任命另一个刺史,尽管是暂署,也没有这样的道理。

所以,杜正伦认为徐齐霖手中应该有陛下的谕旨,拿不拿出来,就看自己是否能令徐齐霖感到满意了。

既然已经得到了暂署刺史的名头,想必徐齐霖便会上奏朝廷,下达正式任命了。

而徐齐霖所说的话,杜正伦也记得清楚。不说是萧规曹随吧,肃州现在的经营方略,徐齐霖不希望有大的改变。

杜正伦也不傻,肃州今年的政绩已经确定,那是徐齐霖的功劳。如果明年不能超过,他这个刺史怎么跟朝廷交代?

凭现在李二陛下对自己的印象,找到由头,估计还得收拾一把。唉,谁让自己给陛下和太子之间,增加了猜忌与隔阂呢!

杜家一门三秀才,自己在陛下尚是秦王时便被招纳,进入秦王府文学馆。之后历任兵部员外郎、给事中、中书侍郎、太子左庶子,封南阳县侯。

可一朝犯错,却还不如一个少年。人家才是圣眷正隆,前途无量啊!

重重地叹了口气,杜正伦又回头望了一眼驿舍,苦笑着摇摇头,转身缓缓离去。

……………

徐齐霖没想那么多,好好休息了一夜。第二天便邀请了杜正伦,一同向酒泉,也就是肃州治所进发。

虽然是李二陛下的授权,可谕旨不是正式的,徐齐霖也不好拿出来。带上杜正伦,到了酒泉招集官吏交代一番,肃州治权便交给了杜正伦。

马上就是秋收,这可是大事,有得杜正伦忙的,徐齐霖倒是卸下了一个担子。

在酒泉没有多做停留,徐齐霖便赶回甘州。三天之后的黄昏,他已经看到了张掖的城墙。

“又回来啦!”房二倒是先发出了感慨,不知道抽的什么疯。

徐齐霖有些好笑地看了这粗坯一眼,心说:要是加上几个字,比如“我胡汉三又回来啦”,那才带感呢!

“阿郎,小的先去府中通报。”兴奋的不止房二,跟随徐齐霖外出数月的下人都露出激动之色。

“去吧!”徐齐霖点点头,笑着摆手。

得了允许,一下子冲出两个下人,纵马奔向城池。

房二嘿嘿一笑,说道:“看这两个家伙急得。说实话,某还挺想你府上的两个小丫头的。这回还要跟她们打上几天,倒要把以前输的全赢回来,方显得某有长进。”

徐齐霖笑着撇嘴,心道:咋输的都不知道,还想着赢回来?阿佳妮那鬼丫头,不知又想出什么道道儿,管饱你丫的输个精光。

一行人进了城门,沿着街道向府宅而去。数月不见,行人又增加了不少。城内也有宅院起楼装修,显是发了财,或是有大商贾、大家族前来经营。

嗯,卖地又能得不少钱啊。徐齐霖看到这般景象,也不由得生出傲娇之感。塞上江南,老子两年就搞成了。

离着府门还有段距离,徐齐霖便看见亮起大灯笼,台阶上两个熟悉的身影在向这边张望。

“来了,来啦!那不就是阿郎。”再走近一些,便听到两个丫头的大呼小叫,看到她俩蹦跳着跑过来,一副喜不自胜、欢呼雀跃的样子。

徐齐霖哈哈一笑,翻身下马,迎上去就是一个熊抱。

“阿郎,你可回来了。”斯嘉丽紧紧抱着徐齐霖,把脸贴在阿郎胸前蹭了又蹭,“想死奴家了。”

阿佳妮只能绕到背后,抱着徐齐霖,用脑袋连着顶了好几下,“我也想你,想得都,都……”

“想得都快想不起来啦!”徐齐霖打着趣,拍拍斯嘉丽的后背,等她松开,便伸手把阿佳妮搂过来,一边一个,笑着往府里走。

房二也跳下马,笑着叫道:“喂,光顾着左拥右抱,也不给某家留一个。”

徐齐霖翻了翻眼睛,连头也没回,只是侧脸对阿佳妮说道:“再跟你打麻将,给我把他赢光。”

阿佳妮眼睛一亮,随即笑了起来,象个狡滑的小狐狸。

进到府中,便看见阿珂也在甬路旁等候,听到徐齐霖的声音,便躬身施礼,“奴家见过徐郎。”

徐齐霖这才放开两个丫头,上前一步,笑着说道:“免了,免了。”

斯嘉丽过去挽着阿珂的手臂,说道:“要是没有阿珂陪着,奴家和阿佳妮都要闷死了。”

徐齐霖笑道:“那某可要多谢阿珂姑娘了。”

“徐郎客气了。”阿珂微笑着说道:“奴家长住徐府,管吃管住,才真的要感谢呢!”

“谢来谢去的麻烦。”房二从后面大步走来,大嗓门也不知道压着点,“快准备热水,准备酒饭,某洗浴过后,便要痛饮猛吃。这在外面久了,最想得还是这里的吃食。”

徐齐霖嘿然一笑,说道:“走哇,咱们进里面再聊。”

……………

夜已半深,院子里依旧灯火通明。酒味菜香飘在空中,房二的大嗓门不时响起。

“俊哥真的杀人了?”阿佳妮不太相信,把征询的目光投向徐齐霖。

徐齐霖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他倒不是吹嘘,当时蒙头向上冲,某也没拦住。”

停顿了一下,他又接着说道:“鲁达也得了军功,留在王方翼手下听命。”

“鲁达,不错。”房二的舌头都有些大了,瞪着眼睛说道:“他是跟在某的身旁,也砍翻了两个高昌兵。”

斯嘉丽露出异样的神情,说道:“打打杀杀的,好没意思。”

徐齐霖笑了笑,说道:“俊哥,在丫头们面前,就少说点杀人砍人的事儿。”

哦,哦,房二有点迟钝的眨着眼睛,嘟囔道:“对哈,你们是女娃,听了这些,会害怕的。”

说着,他晃着头起身,说道:“某去方便一下。”

房二刚走,徐齐霖便笑着对众女说道:“光吃喝,没音乐,好没意思。待某高歌一曲,权作欢娱。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

斯嘉丽和阿佳妮欢叫着,阿珂则很期待地让丫环拿过琵琶,把椅子搬到院中。准备给徐齐霖伴奏,也想着又能学到新曲。

徐齐霖舒展了下筋骨,好象要练上一趟似的。然后笑着走到阿珂身旁,说道:“这个曲子比较舒缓,依你的聪慧和技艺,听某唱过一遍,差不多就能弹出来。”

阿珂笑了笑,大眼睛望向发声的方位,说道:“奴家愚笨得很,若是学不会,还要徐郎多唱几遍才好。”

徐齐霖哈哈一笑,清了清嗓子,开口唱了起来。

“素胚勾勒出青花,笔锋浓转淡;瓶身描绘的牡丹,一如你初妆;冉冉檀香透过窗,心事我了然;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……”

柔情又带着几分婉转含蓄的歌声飘荡在院中,仿佛一幅烟雨朦胧的水墨山水画呈现在众人眼中,又好象一条流淌的山泉溪涧,蜿蜒回环淙淙作响。

“天青色等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;炊烟袅袅升起,隔江千万里……”

阿珂眼现朦胧,嘴唇无声地翕张,在默默地跟唱。

“什么人?”隔着院墙,房二的一声狼嚎打破了歌声的悠扬,以及场中众人的寂静聆听。

徐齐霖吃了一惊,赶忙转身去看。阿珂也受了惊吓,大眼睛眨了一下,猛地站起身来。

嘣!弓弦响处,一支黑色的弩箭从院墙上疾飞而至,正射在阿珂的左肩。如果不是她突然起身,这箭便要扎进徐齐霖的胸口。

“刺客——”房二也听见了弓弦响,立刻大叫,“抓刺客,抓刺客。”

徐齐霖也看到了院墙上的一个黑影蹿身而逃,看身形很是瘦小,动作却敏捷得很。

他也想去追,但阿珂却痛叫着在他的面前软倒。他赶忙上前一把抱住,大声呼唤着下人来帮忙。

宅院内乱了起来,家丁护院呼喝喊叫,举着火把灯笼追赶包围。

房二是最先发现的,也跟得最紧,大呼大叫地给家丁护院也提供了范围和方位。

徐齐霖管不了刺客,此时已经和下人把阿珂抬进屋内。按照他的目测,弩箭射中的部位不致命,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。

但阿珂的反应却让他大吃一惊,不叫不响,好象昏厥了一般。而且,脸上浮现出黑气。

家里的一些急救之物还是备着的,徐齐霖也算是半个蒙古大夫。剪开阿珂的衣服,露出伤口,徐齐霖不禁倒吸了口冷气。

伤口处发黑发紫,明显是毒箭无疑。这种情况,立时让徐齐霖束手无策。

“阿珂快没气儿了。”阿佳妮的话虽不中听,可她眼泪盈盈,却是焦急中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徐齐霖咬了咬牙,用力把弩箭拔下。因为淬了毒,刺客便以为中则即死,也没麻烦地用什么倒钩。

用力地挤压伤口,徐齐霖想把毒素挤出来。但看效果不佳,心一横,伸嘴过去用力吸了起来。

噗!一口污血吐在地上,徐齐霖拿过急救箱里消毒的高度酒,漱了漱口,继续吸毒。

“没用的!”袅袅的声音在耳旁响起,让徐齐霖顿时停下了动作。

“你真的想救她,就让别人都出去,我教你办法。”

“不要,小夜。”

徐齐霖缓缓眨了下眼睛,看了看几近没有了呼吸的阿珂,猛然起身,大声道: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给阿珂治伤。”

“阿郎,奴家给你打下手。”

“阿郎,我也留下。”

徐齐霖强笑了一下,伸手轻轻推着,“都出去,听话,我会把阿珂治好的。”

把下人和一步三回头的两个丫头赶出房门,徐齐霖关门上闩,转身走回。

烛光轻轻摇晃了两下,小夜和大雅现身而出。大雅还瞪着眼睛,对小夜斥道:“你想好了,等了那么久,就重生到这个盲女身上?还是个卖唱的?”

“可我喜欢听阿珂弹琴唱歌呀!”小夜眨着大眼睛,笑嘻嘻地对阿姐说道:“再说,我附到她身上,她就能看见了。什么也看不到,全是黑乎乎的,很可怜呢!”

“你——”大雅气得跺脚。

“哎,哎!”徐齐霖手探着阿珂的鼻息,焦急道:“先别吵,快告诉我怎么救她?”

小夜迈着小脚不紧不慢地走过来,说道:“你不用着急,听我慢慢给你说,你再作决定。”

还不着急呢,这人都快没呼息了?

“放心,就是要等她死,才能救她。”小夜象个小大人儿似的拍拍徐齐霖的腿,她只能够着这里了。

徐齐霖皱起了眉头,其实他刚才听姐妹的对话,也猜出了点端倪。

重生,附身?那活过来的躯体到底是小夜,还是阿珂呢?

果然,在小夜的讲述中,徐齐霖全明白了。其实,这也是大雅和小夜一直跟着他,并且愿意在拘魂令中滋养的缘故。

要想附身,魂魄就要有很大的力量,要足够强壮,才能重新驱动身体。而且,鬼魂是不完全的,还需要觉魂,才算基本完整。

也就是说,小夜附身之后,主魂是她的,觉魂则是原主的,也就是阿珂的。

这样的操作,必须有徐齐霖配合,用拘魂令把原主的觉魂召回,再加主魂一起,送入原主的体内。

但徐齐霖发现了其中的一个漏洞,不由得开口说道:“阿珂算是横死,她的主魂应该是游荡的,而不是被地府收去。我把主魂和觉魂都拘来,再送回去不就行了?”

“猜你就会这样想。”大雅一脸不乐意地走过来,往椅子里一靠,说道:“以为小夜是急着要占人身体,不肯让原主复活是不?”

徐齐霖眨了下眼睛,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?”

小夜吐了下舌头,说道:“人死之后,灵魂离体,想要再回去,就需要比原来更大的,那个,力气。要不是有你的拘魂令滋养,我和阿姐到现在也不能附身。”

有点明白了,这个道理也说得通。你想啊,要是灵魂能随便附体,那些死人的灵魂再钻回去,不就又复活了?

“她死了!”大雅抬手一指,淡淡地说道。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我的书架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大唐第一全能纨绔》,方便以后阅读大唐第一全能纨绔第296章 刺客,重生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大唐第一全能纨绔第296章 刺客,重生并对大唐第一全能纨绔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安徽快3彩票